童年偶像美猴王六小龄童为什么人设崩塌?

原标题:2018年,我们直面告别与成长

  六小龄童迎来人设崩塌危机。

  跨年夜,在人们欢乐跨年的同时,一则六小龄童因负面新闻缠身取消采访的新闻,在扬眼点击量十万+。就在2018岁末,以美猴王深入人心的老艺术家六小龄童迎来一场人设崩塌危机。回望2018我们经历的那些文化思潮,会发现成长和告别,成为关键词。2019呢?就像罗振宇在跨年结尾所说,“对未来最大的慷慨,是把一切献给现在。”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张楠

  六小龄童“被黑”,网友心情复杂

  网友甚至把这种娱乐解构方式命名为“六学”。“惊闻……下半年……中外合拍……文体两开花……”这些句式都从六小龄童的言论总结而来。“黑料”和语录都能演变成一个梗,在“六学”爱好者之间迅速传播,并发展出无数新花样。因此,六小龄童受访表示:“不能挖苦我或者对我人格进行侮辱,现在有幕后问题,大家要适可而止!并不是某一个人对我的质疑,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小组织了,号召怎么去黑(我)”。

  为何成名多年的六小龄童,到老年反而遭遇口碑断崖式下跌?据网友总结,六小龄童多次斥责恶搞《西游记》,糟践经典名著,但同时也参与不少恶搞之作,豆瓣3.3分的《石敢当之雄峙天东》中,玉皇大帝是他。主演的电视剧《吴承恩与西游记》中,吴承恩被塑造成一位“猴痴”。此外,还有各种商演和代言,网友认为,商演无可厚非,但一边骂着别人恶搞,一边自己参与恶搞,这不是双重标准吗?《西游记》导演杨洁去世,六小龄童接受采访,他又顺便宣传自己的电影,“今年下半年,中外合拍的电影《西游记》即将正式开机,我继续扮演美猴王孙悟空……”而今年12月,网传吴承恩故居挂满六小龄童画像的消息曝光之后,本就有些沸腾的民意被点燃。消费西游记、躺在“美猴王”上吃老本,六小龄童被冠上“西霸”之名,真诚的艺术家人设崩塌。

  86版《西游记》,是在艰苦的拍摄环境下诞生的超越时代局限的影视作品,被赋予中国人集体记忆中的特殊地位,满怀真诚。参与其中的演职人员,都被视作参与这场早期美学实践的值得被尊敬的创作者和艺术家。但时间来到2018年,网友在“六学”的网络狂欢中,用对西游文化的理解,建构自己的文化身份。也有不少网友为童年偶像的幻灭不平,“笑不出来,毕竟这是我们的童年啊”。“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老版《西游记》,心情挺难过”。不管怎么说,这一代人对《西游记》的情怀不会变。